我要去租房
更新时间: 2019-06-11

  “那时候我们就很前卫地当上了双租客呢!”从2005年开始就选择了租房生活的孟言,说起自己租房的经历,仿佛有说不完的小故事和小插曲。他略显腼腆地冲记者笑笑说:“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家也真算是蛮非主流的了吧。”

  32岁的孟言早已身为人父,6岁的儿子明年也要上小学了。孟言和妻子邱雨都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月收入加起来大概12000元。不同于早早就背起房贷安心做房奴的同龄人,住在中环内地铁站附近的孟言一家不但没有月供的压力,每月在住房租金方面也只要拿出2500元,这让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过得游刃有余。“算是比较有滋有味了吧,平时一般想吃点什么、买点什么,都没什么太大压力,还蛮乐在其中的。”孟言面带着微笑接着说道,“当初刚结婚的时候可没少折腾呢!”

  原来,2004年的时候孟言和邱雨就开始筹备结婚,因为双方的家境都不富裕,看着房价一年年高不可攀的邱雨就劝说孟言不如选择租房过日子,自己可以接受,孟言也同意租房可以省去很多家庭负担,没必要非得买房。然而,双方父母的坚持使得房子还是成了他俩绕不开的问题。孟言的父母有一套地处偏远的一室户留给他,两家人合计下来决定卖掉这套小房子,置换一套地段、大小各方面都过得去的房子,好好装修一下来做新房。于是孟言开始游走于各个售楼处、楼盘现场,但是大半年过去,孟言跑过的、看过的、听过的楼盘,不是太偏远、交通不便就是户型太小或太差,根本没法保证基本的生活质量。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孟言和邱雨心里都颇有些着急。

  “最后还是我老婆先忍不住了,有一天拉着我仔仔细细地算了一笔账。”孟言挠了挠头接着说道,“如果买房,首付、月供对于当时刚工作不久我来说,有些力不从心。”由于考虑到有了小孩之后支出还要增加,日子肯定会过得紧巴巴的——况且用来计算的房子还是地段、房型方面都比较一般的。而相比较之下,在孟言比较满意的地段内,两室户的租金每月普遍只有2000元不到,还带有简单的装修和家具,这让孟言一下子下了决心。“首付、贷款、利息什么的都省了,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是收拾一下就可以拎包入住了,还可以把自己的小房子租出去抵掉一部分租金。”孟言笑着说,“比起现在结个婚要50万元,我们当时是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能省则省。”

  于是,孟言和邱雨当即下定决心,一定要坚持租房,便商量好了分头回家劝说各自的父母。“摆事实、讲道理,算了一笔又一笔的账,最后总算是两边都劝成功了。运气也不错,他们很快谈妥了一家不错的房东,预算一下子宽裕了不少,婚礼也办得风光了一些呢!”孟言边回忆边显得颇为自得地说,“当初还真是坚持对了!”

  租房的生活很快让孟言感觉到了优势,比预料的还要让人感到高兴。由于每天上下班都比较方便,租金的压力也因为一边当房客一边当租客减轻了不少,再相比身边一些当了房奴的同学、同事,“生活一下子步入‘小康’了啊!”孟言半开玩笑地说道,“当时就有点尝到租房的甜头了。”不过,到了2006年底,孟言发现自己的租房生活还是走得有些草率了——因为孟言的儿子出生了。

  带了孩子之后,孟言渐渐发现了不少不够便利的地方。一方面,由于当时选择地段的时候只考虑了夫妻俩上班的远近和交通的问题,但所租的房子离双方父母的家都不是很近,这下给老人帮忙照顾孩子增加了许多难度,偏小的面积也不方便父母过来暂住。另一方面,当初选择区域对周边配套缺乏考察,有了孩子之后孟言一打听,才发现附近没有什么特别合适的托儿所和幼儿园。这都让孟言颇有些后悔。

  不过转念一想,孟言又释然了:“既然是租,那租哪里不一样是租吗?我换不就行了!反正原本的租赁合同也是一年一签,很快就要到期了。”想到这,孟言又再一次开始了寻找房源之旅。这一回,他通过朋友、中介、网络等途径,看了不少房源进行横向比较,也见了好几个房东,最后就看中了如今他们租的这套两室一厅。“当时的挂牌价格是3000元一个月,我们觉得有些贵了,但磨了很久房东也不肯让步。”孟言回忆说,“最后我们商量下来,觉得毕竟租金的压力不大,想到挑了这么久各方面都挺满意的,一咬牙就租了下来。”

  “现在再回头去看那真是蛮划算的。”孟言又告诉记者,“现在房价飞涨了这么高,租金就涨了1000元,一个月去掉我那套一室户的1500元租金收入,实际在‘住’这一项上每月只有2500元的支出,没有太大的压力。”

  记者问起这几年下来租房的整体感受,孟言想了一想回答说:“现在回头看看,我父母也已经从最初的不太能接受到现在改变了看法,我们自己更是完全乐在其中了。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点不安全感,毕竟国内的租房环境不是特别好,”孟言顿了一顿,又笑道,“不过用最小的支出获得了较高的生活品质,觉得还是很开心的。感觉自己当时坚持选择并尝试了租房的生活,也真是一种缘分吧!”

  因为不用“勒紧裤腰带”紧巴巴地过日子,孟言这几年也有了一些小积蓄。关于今后的打算,孟言说:“也不是没有买房的打算吧,毕竟以后老了会比较安心,也想给儿子留下点什么。不过从现在的楼市情况来看,可能还要再多等等吧。”孟言还告诉记者,这几年的租房生活让自己对这样一种生活模式还是比较赞同和推崇的,实际上最近他也有点“心思活络”。想到儿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孟言又在考虑要不要根据情况再进行一次“换租”。毕竟相比日益高企的房价、油价,孟言觉得将钱花在住得更好一点、交通更便捷一些才是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想再改善下居住环境。”孟言最后笑着说,“最好能让我这种穷人找到再大一点、能同意让我自己好好装修一下又愿意签时间长一点合同的房东,装修和家具这些内部环境一直是我的一大遗憾,所以想要再让我这灵活多变的租房生活更上一层楼嘞!”

  我要去租房 理财周刊2012年第13期 我们需要转变住房消费观念,居者不一定必须有其屋。也提倡,应该鼓励更多的人租房。我们相信,在未来中国的住房市场结构体系中,租赁住房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租房会成为一种理念,一种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 我要去租房 文本刊记者/甄爱军 “当然,我们说住有其居,并不意味着住者有其屋。从方向上看,应该鼓励更多的......香港挂牌之全篇168开奖现场